從“爆破英雄”到圖紙印刷工
發布日期:2019-08-02   訪問次數:  信息來源:伍家崗政府網   字号:[    ]

  侯滿厚:用初心擦亮“本色”

  三峽日報全媒記者 易玮玮 見習記者 崔蕾 實習生 徐梓裕 通訊員 羅莉莎 孔言志

  又逢“八一”建軍節,侯滿厚再次忙了起來。

  這是一位曾立下赫赫戰功的老兵:一等功臣、一級戰鬥英雄,被中央軍委授予“爆破英雄”榮譽稱号。

  如今62歲的他,被原單位宜昌電力勘測設計院返聘,擔任“國防教育員”。從戰場到工作、生活,侯滿厚的人生寫滿了“忠誠”、“幹淨”和“擔當”。

  “調皮小鬼”成了“爆破英雄”

   初見侯滿厚,個頭不高、清瘦,一眼看去很難與“大英雄”畫等号。

  “我雖然個子小,但還算機靈。”侯滿厚一邊熱情地給記者倒茶,一邊自我調侃說,他在巴東老家八個孩子中排行老三,參軍前,房前屋後總能看到他活躍甚至有些調皮的身影,但他心裡一直藏着一個軍人夢。

  1976年底,侯滿厚順利入伍。歡送時,一位民兵連長看了看小個子的他,開玩笑說:“你在部隊呆不到三年就得哭着鼻子回來。”倔強的侯滿厚卻暗暗發誓:就算脫層皮,也要在部隊留下來。

  事實證明,侯滿厚不光憑着優秀的軍事技能留在了部隊,而且入伍不到兩年,就加入了中國共産黨。

  真正讓侯滿厚成為英雄的,是1979年2月17日的那次邊境作戰。

  侯滿厚所在的連隊是主攻連,他又是該連爆破組組長。面對敵人居高臨下的重重暗堡,侯滿厚和另外兩名組員接到前去爆破的任務。

  “你們打掩護,我來!”推開另外兩名組員辛小明和劉炎清,侯滿厚拿起一個爆破筒,跳進敵人的戰壕,拉火,扔——正欲跳出戰壕的他被巨大的氣浪“拉”了回去,随即,他又拼盡全力閃電般再次跳出來。第一個暗堡成功炸毀。

  在敵人的瘋狂反撲下,隊友劉炎清被炸斷手臂,侯滿厚命令辛小明将其送到安全的地方。于是,更加艱巨的爆破任務落在了侯滿厚一人身上。

  在接下來的行動中,侯滿厚多次被爆破的氣浪掀翻,當戰友以為他已經犧牲的時候,他又頑強地從屍體堆中爬起來接着戰鬥,半小時内相繼炸毀敵人四個暗堡,殲敵13人,完成了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那年,他剛滿21歲。

  那次戰役後,侯滿厚先後被廣州軍區、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分别授予“一等功”榮譽勳章,後又受到鄧小平同志的親切接見,并授予“爆破英雄”榮譽勳章。

  轉業地方不改“本色”

  1997年,侯滿厚從部隊轉業。正月的一天,他穿着一件舊得辨不清顔色的外套,提着老式公文包,來到宜昌電力勘測設計院報到。

  當時,設計院的同事幾乎沒人知道這個看不起眼的轉業軍人是“中校”軍銜,還是“爆破英雄”。

  從一名最普通的圖紙印刷工人幹起,侯滿厚心裡有過落差,卻沒有一絲抱怨。

  “剛來設計院的那段時間,确實有些不适應。但和我那些犧牲了的戰友相比,我能活下來,還有這樣一份穩定的工作,我知足了。”

  慘烈的戰争在侯滿厚身上落下了腦震蕩及肝髒震裂的後遺症,但他在工作中卻從不要求特殊待遇,甚至比年輕人還肯幹肯拼。

  曬圖、裁剪、裝訂、封包、運送……繁瑣而單調,剛用氨水熏曬出來的圖紙有一股極嗆人的味道,令人睜不開眼睛,可侯滿厚在不足20平方米的工作間,一幹就是17年。無論是感冒發燒,還是工作至深夜後打車回家遭遇車禍受傷,他吃着藥、裹着紗布照舊上班。

  2009年,設計院工程投标任務緊急,侯滿厚通宵達旦,圓滿完成任務,69個子工程的标書整整塞滿6個大号行李箱。

  2012年,單位面臨國家檔案二級達标複核工作,十分棘手,毫無經驗的侯滿厚主動請纓,不到一年,就将設計院22年5360卷檔案全部整理完畢。

  為了節約紙張、提高曬圖紙的利用率,侯滿厚發揮聰明才智,研究出一套“七巧闆”拼圖、裁圖法。這種方法不僅提高了出圖質效,還使曬圖紙利用率高達95%,為企業降本增效作出重要貢獻。

  “現在都是智能化設備了。”記者跟随侯滿厚走進設計院的出版印刷室,對這個他戰鬥17年的“戰場”,他依然難掩一種不舍的情懷。

  淡漠功名牢守“初心”

  榮立一等戰功,侯滿厚受到多位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;被中央軍委授予“爆破英雄”稱号,參加過全國英模巡回報告團;參加了建國30周年慶典、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60周年慶典;英雄事迹還被編入小學語文教材……

  對于平凡人來說,這任何一項,都是一輩子了不起的榮耀,但侯滿厚從未将這些挂在嘴邊。來設計院工作20餘年,除非别人問,他幾乎從未主動聊起當年的英勇事迹。

  有一次,侯滿厚向單位請公休,說是去外地看望一位老戰友,不想卻被設計院黨總支書記汪敬忠在醫院裡碰到。“您不是去外地了嗎?怎麼在醫院?”“我來……看戰友。”侯滿厚支支吾吾地回答。“那是一個治療室,除了老人就是小孩,誰是戰友呢?”汪敬忠笑着告訴記者,實在瞞不住了,侯滿厚才跟他說是來醫院做鼻腔息肉切除手術,為了不讓大家知道,才編了個去外地的理由。

  侯滿厚家住勝利四路,單位在中南路。自從走上工作崗位,他便堅持走路上班,即便要走1個多小時,也是風雨無阻。院領導不是沒有提過給他配交通車,可被他再三謝絕。

  其實,侯滿厚在經濟上并不寬裕,妻子早年下崗,兒子參加工作沒幾年。去年10月,嶽母來宜昌時又突發腦淤血,至今還在醫院,年過花甲的侯滿厚又承擔起了照顧嶽母的重任。

  這些,都被侯滿厚雲淡風輕地“一筆帶過”:“你們放心,我是一名軍人,我圖的不是榮譽和财富,而是自己對社會能否有價值,這個‘初心’永遠不會忘記。”

  采訪間隙,侯滿厚的手機多次響起。鈴聲,是戰場上沖鋒号的聲音……

分享至:
相關信息
    暫無相關信息!
聯系方式 | 關于我們 | 法律聲明
 從“爆破英雄”到圖紙印刷工 - 媒體看伍家 - 宜昌市伍家崗區人民政府
導航12